诗话七夕
当前位置:乔家大院 > 旅游动态 > 图文欣赏 > 正文
本文来源:www.qjdywhyq.com

\

 诗话七夕

作者:张晓旻

中国传统节日中最具浪漫气息的应该是七夕,七月七。

这个节日来自牛郎织女的故事。它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。在世人眼中,七夕是优美的。它美在爱而不得,得而不能相守;美在明知不能相守却偏要无怨无悔地坚守着;美在用虚幻成全了世人的梦想,成全了一代代文人,成就了一个打不开的爱情情结。

写七夕的诗歌数不胜数,我印象最深的是古诗十九首中无名氏所作《迢迢牵牛星》。全诗如下:

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

纤纤擢素手,札札弄机杼;

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。

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?

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

这位没有留下名姓的作者,从女性的心态出发,描摹了织女相思入骨,寝食皆废,一腔柔情无处寄托的情态,情感柔婉内敛。其实,那清浅的河汉,本来应该不足以隔断有情人,它能有多宽?它能有多深?偏偏盈盈一水,相思相望不能相守。真是让人伤恸。真正隔开爱情的,不是银河,是身份地位的差别,是人心的狭隘愚昧与粗暴。惟其如此,更令人扼腕叹息!

除了上述一首外,最被人熟知,流传更广的,是北宋诗人秦观的《鹊桥仙》。秦观的词风柔美含蓄,随便举出一首都可以成为婉约派的代表。“山抹微云,天粘衰草”,“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”,“春去也,飞红万点愁如海”,句句低回哀伤,断人心肠。每次读《鹊桥仙》,都会奇怪,这样一位悲情才子,怎么会写出了这样一首《鹊桥仙》?高尚纯洁,大气爽朗,独出机杼,前无古人,后也几乎无来者可媲美:
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
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、人间无数。
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

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、朝朝暮暮。

从来的诗家咏叹双星都是悲悯他们离合无常,聚少离多,秦观却能看到这个传奇故事的坚贞永恒所在,歌咏了一种诚挚圣洁的理想爱情!一语横空万世新,其诗作与七夕互为辉映,闪耀于诗坛,千载不朽!相形之下,“七月七日长生殿,夜半无人私语时”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的誓言,在现实的威压下,经不起一点考验,碎成了末,可悲可叹。

现在,我们说七夕,说的是对爱情的忠贞,对爱人的承诺,承诺后的执着。当我们想起一年一度的金风玉露时,也许会少一些“宁愿在宝马车中哭泣,也不愿在爱人自行车后座微笑”的鄙俗,从而还原爱情美好的本真。

七夕也是淳朴的。淳朴在它承载了平民百姓的愿望,这些愿望纯净明澈,充满了人间烟火的温馨气息。

七夕是一个女性化的节日。据说,唐宋时代的少女、少妇们在七夕时,会把自己的闺蜜请到家中,设祭品拜月,在架下听牛郎织女的私语,投针乞巧,喜蛛结网来验巧,各种花式活动,层出不穷。女子的生活天地总是狭小的,家庭、良人、子女是她们生命的重心。拜月祈求,能与檀郎拉着手走过小巷,趟过小河,相依相恋,终身幸福相伴,平安喜乐。这不是很淳朴的愿望吗?

这种淳朴的美,美在细节。当轰轰烈烈的爱情成为往事,接下来的是茶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。牛郎织女可以在金风玉露中永远执手相看,爱情不老,青春不去。我们不行,我们的青春在庸常的生活中渐渐褪色,生活在我们渐渐老去的爱情中圆润了起来。对于女子而言,爱情延续在一日三餐的精心烹制中,在一针一线的缝缝补补中,在双手为家人撑起遮风避雨的瓦舍中。

农耕时代,男耕女织,物质简单,欲望纯朴。工业化时代,科技促进生活进步,一些古典美也自然随之而去。一言不合可以离婚,衣服可以直接网购,相思期盼有微信视频,实在不行干脆把自己用飞机快递过去。日日七夕,痛快是不是?痛快是痛快了,但没有了柔婉的情愫,生活不是也少了点韵味,少了点情味,少了点恒久的回味么?这少去的一点,是七夕不该被我们遗忘,不该被我们用物质简单化的全部理由。

今日,当我们重新打开试卷,一字一词重读七夕,读到的是对传统的眷恋,对真诚美好情感的执着追求。这份眷恋断然不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消逝。我深信,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这个美丽的故事,有故事的地方就一定会有七夕的吟唱响起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qjdywhyq.com/content-22-257-1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

    相关资讯:
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