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家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乔家史料 > 乔家商史 > 正文

经商概略 

初创基业

乔家创业始祖乔贵发,出身贫寒,幼时父母双亡,被舅父收养,其间他学会了做豆腐的手艺,但舅母的冷眼相待,也让他从小就尝到了世态炎凉。几年后,乔贵发能自立时,便回到家乡乔家堡村独立生活。但因贫苦无依,生活一直过得宭迫困顿。他常听村里的人们谈论祁县旅蒙商的故事,不禁对那种具有传奇色彩的商旅生活充满了向往。清乾隆初年,乔贵发为了获得尊严,改变现状,愤然离乡,寻找新的生路。

乔贵发和当时祁县的许多人一样选择了“走西口”。他跟随当地的旅蒙商队自祁县出发,从“西口”出关后,进入蒙古地区。一路上的长途跋涉,让他饱尝了在荒漠拉骆驼的艰辛滋味。但乔贵发并没有被眼前的困难吓倒,他认为这些商队虽然常年在恶劣的环境中风餐露宿,但其收入颇为丰厚,干上几年以后,也会有不少积蓄,这让他对未来充满希望。

乔贵发在随旅蒙商队一路行商的过程中,格外留意周围的环境,暗暗寻找新的从业时机。他随驼队来到蒙古土默特川上的萨拉齐镇时,发现这里是归化城通往西部蒙古草原的交通要道,还有大片可待开荒耕种的土地。商队的到来很受当地人的欢迎。商队带来农具、绸缎、茶、酒等各种商品,种类齐全,应有尽有商队通过商品贸易在满足了各地人们的不同需求的同时,也获得了高额利润。随着贸易活动的频繁进行,这些地区周边的旅店、粮店、饭店、草料铺等行业也在不断兴起,一片兴旺景象。 

乔贵发认为萨拉齐虽然比不上归化城繁华,但处处充满商机,他决定把这里作落脚点。他先在萨拉齐镇的老将营村的一家当铺当了伙计。在这里,乔贵发结识来自山西徐沟县大常村的秦肇庆,二人倾心相谈,皆有力图长远发展的想法。

乔秦二人对萨拉齐周边地带进行了较长时期的深入了解,对这里的风俗、人情、气候、地理、物产等都已非常熟悉。他们发现位于萨拉齐镇西部边缘的昆都仑一带,地理位置优越,是旅蒙商的必经之路。他们认为那里一定比萨拉齐镇有更好的发展前景,于是,他俩移居到离昆都仑最近的西脑包

他们注意到当地冬季只有少数蔬菜上市,价格较贵,而当地盛产豆类,价格相对便宜,他们想到了各自的老本行做豆腐和生豆芽,在这里一定能赚钱。乔秦二人拿出几年的积蓄投入生产,不出所料,豆芽、豆腐一上市,就受到当地人们的欢迎,常常供不应求,买卖做得很红火。这时,他俩又了解到西脑包是各地旅蒙商队进入草原后的重要站点之一。很多商队到这里后,要带大量的粮食返回内地出售,临行时也需带大量草料备用,且这里的大量驻军也需要粮草供给,而来此地开荒的农民能够提供大量的粮食和草料。他俩认定开粮店和草料铺也很有发展前景,于是向当地巴氏家族租了一块土地,合伙开设了草料铺,主营粮食和草料。

草料铺开张之后,他们同心协力,宽厚待客,生意做得特别顺利,收入相当可观。乔贵发凭着灵活的头脑,勤劳的双手,终于在当地立住脚跟,创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他们在经营草料铺的同时,不断开拓经营范围,又增设了粮店,进行粮、油、米、面等商品的交易。除此之外乔秦二人还学会了做“买树梢”的生意,所谓“买树梢”是当时人们对一种投机买卖的俗称,类似与现在的“期货”。乔贵发在几年的商业活动中已积累了不少经验,他又是个有胆量、有眼光、敢冒险的人,常常能看准时机,当机立断,因此乔秦二人从中获得了很多利润。

这种特殊的交易方式挣钱快,但也极具风险。一次,由于他们没有摸准行情,草率做了投资决定,结果严重亏赔,损失极为惨重。这次意外的失败,也深重打击了乔贵发初次创业的成功和自信,让他感受到了从商之路的曲折与艰险。他们全面分析了当时所处的困境,认为生意一时难以起死回生,眼下也没有别的出路,决定让秦肇庆留在包头,乔贵发则先暂时回乡,待生意有所转机再作打算。

乾隆二十年(1755年),包头黄豆价格低落,秦肇庆存购了大量黄豆。次年,天气干旱,黄豆价格高涨,因此大为获利,生意扭亏为盈。他邀请乔贵发返回包头,二人再度合作,重振旗鼓,生意很快恢复了以往的兴隆。之后,他们利用所赚的资本,开设了客栈,为过往旅蒙商队的客商提供上等食宿,不久又开设杂货店,为商队备好出发前所携带的物品,二人经营决策沉着谨慎,待人接物诚实公平,引来更多的旅蒙商队前来购物,生意蒸蒸日上。

随着包头一带商品经济的发展,他们还利用自己充裕的资金开始涉猎银钱和典当行业。在生意兴隆之时,乔秦二人为他们在包头的商铺创立了字号——广盛公,但因年代久远,资料缺乏,所设具体年代尚难以确定。

广盛公的生意一度做得很顺利,获利颇丰。但世间凡事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,广盛公在一次“买树梢”的生意中再次亏赔,霎时面临倒闭。所幸广盛公凭借其慷慨诚信,得到相与和同业们的同情和支持,使广盛公继续营业。果然,三年之后,广盛公不仅还清全部债务,还净赚了一大笔。这次转败为胜,既是乔秦两家在包头发展的一个转折点,也是乔家基业重振的一个新起点。

复盛公仍以经营油、酒、米、面等“六陈行”为主,随着市场发展的需要,在包头地区不断拓展新业务,还兼营钱当等多种行业,财力日渐雄厚。此后,乔家又独资开设了复盛全、复盛西商号,各号还开设钱当铺、估衣铺、粮油店等多个下属店铺。

乔家的后辈子弟恪守家规祖训,奋发进取,力推商号发展,使乔家的生意越做越大。而秦氏发家人秦肇庆告老还乡之后,主要致力于经营家业,广纳田产,建造宅第,其后辈子弟无人再外出经商。此后,秦家逐渐从商号抽走股份,而乔家把减少的股份一一补进,励精图治,步步辉煌。

稳步发展

乔家在不断发展包头商业的同时,还把目光投向恰克图边境贸易市场。嘉庆末年,乔家开设了自己的第一家茶庄——大德诚茶庄,总号设在祁县城,主营三和茶和贡尖茶。此后,乔家又开设了大德兴茶庄,总号仍设在祁县城,主营茶叶,兼营汇兑。乔家起初从福建武夷山办茶,太平天国运动开始后,通往武夷山的茶路受阻后,改从湖南安化及湖南、湖北交界处的羊楼洞一带办茶,在当地购茶山,设茶厂,生产加工各种茶叶商品。

乔家的大德诚、大德兴两大商号服务周到,信誉卓著,茶叶商品货真价实,在市场上非常畅销,陆续在全国各地开设分号,生意十分兴隆,乔家由此赚得丰厚利润。

清道光三十年(1850年)黄河大涨,河水改道,原黄河河套东北转折处的托克托城南河口镇被水淹没,包头南海子渡口成为黄河中上游的水运枢纽,许多巨商移至包头镇发展。同治九年(1870年),由包头各商家出资,修包头城垣,于同治十二年(1873年)竣工,随之包头的街道也初步形成,此时包头居民已发展到约25000人。同治十三年(1874年),土默特旗毛岱官渡口被冲毁,官渡也移驻包头南海子,所有西北皮毛、河套粮食通过这个水旱码头通行天下。包头人口的增长和城镇规模不断扩大,官方机构的设置和地理位置的日益优越,为当地经济的发展带来越来越多的机遇。乔家此时在包头广开“复”字号,在包头市场独占鳌头。这一时期,是乔家商业稳步发展的时期。

步入鼎盛

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,中俄签订了《中俄北京条约》,同治元年(1862年)又签订了《中俄陆路通商章程》,清政府不仅为俄商增加了通商口岸,而且允许俄商深入中国内地进行贸易。这样,恰克图不再是中俄贸易唯一的关口,晋商对俄贸易的垄断地位逐渐丧失,许多商家因此受到深重打击。乔家的茶叶生意也一度面临危机,但其茶庄还兼营汇兑业务,在茶叶市场萧条之时,乔家将茶庄的经营重点转向了票号业务。

乔家认为开展票号业务,既可为自己设在南北各地的店铺吸纳资金,也使商铺之间的资金调拨更为便利,并且可通过对外办理存、放款和汇兑业务获得可观的利润。因而,到光绪年间,乔家开始大力发展票号这一新兴行业。

乔家在包头等地的商业经营,为开设票号准备了必要的资本条件。光绪七年(1881年),乔家在中堂、保和堂、德星堂合股已开设了大德恒票号。光绪十年(1884年),乔家把大德兴改为大德通票号。这两大票号分别在全国各地设有二十多处分号。光绪年间,乔家在祁县城增设亿中恒钱庄;在归化城开设有法中庸钱铺;在太原开设有晋泉涌钱铺;在太谷城开设有恒豫钱铺等。

光绪二十年(1894年),中日甲午战争爆发,社会时局动荡不安,腐败的清政府抵抗不力,致使黄海、辽东、威海等战皆以失败告终,中日签订丧权辱国的《马关条约》。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,英、法、日、俄、德、美、意、奥八国联军发动了侵华战争,清政府最终屈膝求和,签订了《辛丑各国和约》。所幸当时包头等地因地处偏远,社会经济未受到太大影响,乔家商号的资本积累仍在不断增长,成为票号得以发展的坚实后盾。乔家票号的掌柜们审时度势,灵活调度,及时采取应对措施,最终使票号在面临国难多事之秋安然涉险。

甲午、庚子两次帝国主义侵略战争,使中国被掠夺赔款6亿5千万两白银,许多商埠的经济受到重创。而清政府的赔款行为反而给票号带来汇兑官款的商机。乔家大德通、大德恒票号的掌柜都很善于结交官吏,凭着与清政府官员的密切关系,使票号汇兑官款的业务大量。这一时期,乔家票号发展达到极盛时期,大德通、大德恒一度成为全国影响最大的两大票号,乔家也一跃成为山西乃至中国商界的佼佼者。

走向衰落

乔家的商业经历了从初创到发展,直至走向顶峰之后,随着社会的动荡,不断受到沉重打击,致使乔家商业在社会大变革中逐步走向衰落。

海上运输、铁路和内河航运等现代交通业的发展,改变了晋商对俄贸易的商路,特别是中亚至东欧、京包铁路的开通,使运输更加便利,这对乔家等利用塞外和内地物品的差价挣钱的晋商以沉重的打击。

19世纪末,外国资本主义开始掠夺山西的煤炭资源,为了赎回矿权,乔家大德通、大德恒向保晋矿务有限总公司各捐600股,共捐银6000两。同时,其家族的生活开支数额也很巨大,大量的资金得不到周转和回报,也削弱了乔家实力。

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统治,之后长期的军阀混战,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乔家票号业的发展。但因乔家票号兼营茶业,且包头商号所受影响较小,实力雄厚,仍能进行正常经营。民国15年(1926年),冯玉祥率领的国民军撤退至包头时,当地商号摊派繁重,乔家“复”字号实力受到很大影响。

日本侵华战争开始后,日军侵占包头,使乔家的“复”字号受到重创,迅速走向衰落,其粮店、面铺、油房、菜园虽照常营业,但实力大减,只能勉强维持。此外,中外金融组织与官办银行与票号争夺金融地盘,汇兑业务减少,经营规模逐年萎缩,乔家票号受到致命打击,业务不断紧缩。但乔家因资本雄厚,且实行茶票兼理,并没有像其他票号一样在这一时期停业倒闭,而能一直维持经营。

民国29年(1940年),在日军“整顿金融”暴政下,大德恒、大德通票号改组为银号继续经营。1951年,历时70余年曾经显赫一时的大德恒停业。同年,大德通也关门开始进行清盘事宜。1953年春,乔家的“复”字号最后关门停业,乔家商业从此退出历史舞台。


二维码